欢迎光临
最新房产资讯

让部落格回归本质——Medium诞生记(上)

让部落格回归本质——Medium诞生记(上)

图片来源:Medium

编者按:越是浮躁的年代,就越是需要可以沉澱思想的地方。Medium 志在于此,它是一个专注于分享观点和故事的 Blog 平台,由最先创造 Blog 产品 Blogger 和 Twitter 的 Evan Williams 打造。本文作者任职于 Teehan+Lax ——一家提供网路产品解决方案的公司。文中出现的 Geoff TeeHan 和 Jon Lax 是该公司的两个创办人。

Inside 先前已刊载过 阐述 Medium 理念的文章 ,以及 创办人 Evan Williams 打造 Medium 过程获得的啓发 ,欢迎读者参考。

一个专注于分享观点和故事的地方

这个世界的媒体多得不胜枚举。然而无论传统媒体经济正在遭受何种变故,都无法阻挡海量讯息从智慧型手机、企业以及新一代的媒体型创业公司那里蜂拥进网路,让整个世界都看得见。

在不断推出的媒体型产品让人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高效时,我们开始思考某种具有极大改进空间的媒体产品,它对

个人来说并不是必需的,对新闻媒体来说也不重要。我们就叫它观点吧。

何种类型的观点?各式各样:对今天发生的某件事情的独特看法,分享努力获取的专业知识以便让读者做得更好,一个让人们大笑,微笑或者让人们觉得有意义的故事。你可能有一些可以冲击、影响他人的想法想要与人分享——而这些想法超越了你的朋友,超越了 140 个字可以表述的範围——我们想要提供这样的工具和场域。

开始

Twitter 共同创办人 Evan Williams 和 Biz Stone 创立了新公司 Obvious,我们与该公司间的联繫,始于 Evan Williams 在 Twitter 上关注我们。Twitter 创办人用这种方式跟人交流看似来似乎很正常。直到几天后,我们收到他发来的私讯。

当时是 2011 年 9 月,几次邮件的交流之后,Evan 在一封邮件内问到我们能否尽快选个时间同他在旧金山见面。接下来那一周,Geoff Teehan 来到了旧金山——Obvious 公司所在的那座城市。

初次会谈

我们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要期待些什幺。因为没有议程安排,我们只是在日

曆上标示:一个小时的会谈。Evan 暗示会谈的内容与他準备着手的下一步工作有关。一想到要跟这位创造了 Blogger 以及 Twitter 的人见面,我们好生紧张。

会议的一部分内容是,由我们叙述我们做过什幺、如何做出来的,我们公司的结构,我们的合作伙伴以及我们当时在做什幺;我们那时刚发表了 TweetMag app,还现场展示了 iPad 平台的 Readability app 的原型。

会议的最后 20 分钟则由 Obvious 来说明它当前正在思考的东西。这些东西大都是关于未来出版业。对此我们当时还有些模糊,但很快我们就会弄清楚。

会议结束时,Evan 说道:「非常高兴和你们会谈。虽然我现在还没有任何东西,但一想到我们将来会找到某样东西然后一起合力完成,我就感到很兴奋。」一个在结束时没有下一步安排的会议通常不是什幺好徵兆,但不得不说,花时间和对某些事物抱有相同热情的人一起交谈实在是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第二次会谈

大概一个月后,我们终于收到了来自 Obvious 的消息。这次是关于一起工作的事。

Geoff 和 Jon 飞到旧金山同 Jason Goldman 还有 Evan 见面,这次他们两人了解到更多关于 Obvious 正在做的东西,以及我们公司可以提供的帮助。

在会议上,Jason Goldman 和 Evan 谈到他们正在探索出版平台的一些创意。他们已经为创造这样一款产品而工作几个月了。这款产品的精细、複杂程度令人难以置信,虽然它已经试运行过一些模式,但这些模式没一个能让人找到对的感觉。

他们想试验一些新的东西。它不需要功能全面,只要出现原型就可以了。Evan 相信产品决策要由实际使用情况决定。即便我们没能建立出功能全面的产品,但这个原型仍给他们带来更好的方向感,如果他们的新产品创意值得继续探索下去的话。

Jason 因事去多伦多待了两天,我们则对原型进行了粗略加工。接下来的两个月我们设计、创建出各种各样的产品模型。我们每週都会同 Obvious 联络。我们的工作方式挺像对普通客户那样:由于每週一次的客户回应而不得不上紧发条,转注工作。

产品模型使得我们可以从两方面中鉴定一些功能:哪些功能不好用,或者哪些功能需要更丰富。

漫长的等待

2011 年圣诞前夕,我们把产品原型包装了起来。Obvious 的工作人员对我们的工作表示感激之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直到新年过后我们仍在等待。我们不断查看 Obvious 的网站、它的 Twitter 以及其他一些科技媒体 Blog,希望听到官方宣布与我们所做的产品相关的任何消息。但什幺都没出现。

这对我们来说很煎熬。你在工作时不能透露工作内容,而且无法确定它是否会出现在网路上,抑或最终被决策者砍掉。我们能做的只有等待。

再次联络

在 2012 年 4 月份,Evan 再次寄信给 Geoff,并说道他希望讨论以一种更亲近、更能彼此协作的工作方式。去年为原型而工作了四个月后我们知道,在 Obvious 工作是很繁忙的。他们已经实践一些东西,这就是他们说到的——Medium。他们已经有了实际的程式、正在运行的产品以及準备塑造出某种东西的决心。

接下来我们飞回旧金山。此时的 Obvious 已经搬进一间更好的工作室。那里的工作人员已经增加了一倍,而他们所有人正专注于创造 Medium。

从 Medium 身上几乎看不到我们所做原型的任何痕迹,但这也可以理解——它已经演化成一个非常不同的产品。Evan 解释,他感觉到在 Web 上进行有意义的写作是一个需求方向。没有一个地方可以供那些想写一些比微网誌品质更好的内容的人驻足。Blog,这个长远看来更能满足人们需求的产品,需要精华内容让它崛起并散播出去。

获得成功的那些人,需要对单一方面的问题进行持续关注和学习,而新人则需要读者。他继续说道,人们有时在谈到某一主题时只能想到一样东西,但他们不可能每天每週都有机会在谈论某一主题时想到新的东西。这正是 Medium 愿意解决的问题。

他希望我们提供一支团队和 Medium 现有的团队进行融合,以帮助他们设计产品。彼时,他们团队有三名设计师:Dustin Senos,Leigh Taylor 和 Dann Petty。Dusting 身兼两职,他既是开发者又是设计师,而 Dann 和 Leigh 则专注于设计。Evan 已经打造

出一支非常了不起的工程师队伍,但他还需要设计师的帮助,这也是我们加入的原因。

这次的工作方式跟典型的客户任务有些不同。它不会让我们回到多伦多,然后在独立状态下工作,就像我们做原型时那样。我们需要成为 Obvious 团队中的一部分。这对我们来说不仅有些麻烦而且还很有挑战性。经过长时间讨论,我们达成了以下约定:

让部落格回归本质——Medium诞生记(上)
 〉〉 让 Blog 回归本质——Medium 诞生记

相关推荐